亓qí阳.cn

很高兴认识你
这里是一条想学会画画的制章咸鱼

蓝色的果冻挺显刀痕的

这个伪套色成功的转移了我对线条和留白的不满嘿嘿嘿嘿

喜欢的字章,也是两个旧章
断线了…

一个旧章
混色套色都不行

一个周年章
留白和线条还是要多多练习

【利艾】醉酒

“利威尔,今天好不容易拿下了这个案子,不醉不归啊!来来来!”埃尔文冲着利威尔叫嚷,便向一同工作的同事说到。

“对对对,平时利威尔难得来一次,大家说是不是~”韩吉也在一旁起哄。

“对~”同事们异口同声,向利威尔他们敬酒,“干,不醉不归!”

“哦~”不一会气氛就热闹起来。利威尔看到结果是这样忍不住皱了皱眉。

“利威尔,干杯,不醉不归哟~”埃尔文先向利威尔敬酒,韩吉立马接上,便陆陆续续的有人向利威尔敬酒,利威尔不得不喝下一杯又一杯。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“喂,艾伦酱吗~利威尔现在在巨人酒吧,他现在喝醉了,艾伦酱你过来接下他吗!”韩吉一手扶着利威尔,一首拿着手机,身形不稳。

“好的,韩吉,我等下就过来,你等等。”艾伦得知后立马换好衣服,冲出家门。

“艾伦酱~你终于来了!”韩吉一手扶着利威尔,一手在空中挥舞。

“韩吉,谢谢你,我先带利威尔回来了,你自己行吗?”艾伦接过利威尔,担心的问韩吉。

“没事的,我没问题,我可是千杯不醉之躯。”韩吉拍着她的胸脯自信的打着保证。

“那好吧,再见。”艾伦向韩吉告别,打车径直回家。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“…嗯?艾伦。”利威尔的声音有些沙哑,眯着眼看着艾伦。

“利威尔桑,你醒了。喝点水吧。”艾伦看着清醒了一点利威尔,把水递给利威尔。

“嗯。”利威尔撑起身子,接过艾伦的杯水。

“艾伦,你怎么还没睡?”利威尔看到墙上的钟表,12点半,不经皱了皱眉。

“我在家里等你回来,我没有睡。”艾伦放下水杯。

“以后早点睡,我以后不回去应酬了。”利威尔看着艾伦有些疲惫做出保证,“艾伦你先过来睡觉,我先去洗个澡。”

“好。”艾伦也觉得有些疲惫,而且现在也很晚了,收拾完东西就睡下了。

“艾伦…”利威尔洗澡再出来看着艾伦熟睡的面容,微微一笑。

“艾伦,晚安,好梦。”利威尔轻轻的吻了一下艾伦的额头,抱着艾伦进去了梦乡。

—END—

【利艾】

穿着和服的少年在延段上小跑着,迅速的来到了书院茶庭。

“利威尔桑,利威尔桑,我们出去玩吧。”少年快速的拉开门,对着正在榻榻米上工作的利威尔兴奋的说。

“艾伦,过来。”利威尔溺宠的看着门口微喘的少年。

“哦,”艾伦走过来坐在利威尔对面,撑着头,问利威尔,“利威尔桑,我们出去玩吧,今天有集市!”

“艾伦…你可以和阿明,三笠一起去集市,我等下要个埃尔文有事情要谈。”利威尔看着艾伦亮晶晶的水绿色的眼睛,不忍的说出这些话。

艾伦听了之后,神情暗淡,没有了之前活泼,“哦。”慢慢的走了出去。

利威尔看着艾伦略显孤寂的背影皱了皱眉,低头思考这什么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“利威尔,你怎么了?”埃尔文浅酌了一口茶水,看着自己对面略显低落的人,忍不住先开了口。

利威尔抿了一口茶,看着埃尔文,“…你说我该怎么办?”

“什么怎么办?”埃尔文听了之后皱着眉,突然想到了什么,“…是那个小鬼吧!”

“…嗯。”利威尔低头看着茶杯中自己的倒影。“…我上回亲了艾伦,结果艾伦慌张的躲开了,隔天又像没事一样,但我知道在我碰他的时候,他身体是紧崩的…”

“你是不是强吻的。”埃尔文已经猜到了一些,忍不住扶额。

“嗯,看着艾伦坐在我怀里,笑的一脸开心,我忍不住亲了下去然后就…你知道的。”利威尔自嘲。

“不然你以为会怎么样,小鬼配合你吗?你没跟小鬼表达过你的心意,虽然你宠着他,可是他终究是不知道你的心思。”埃尔文看着自己的好友,有些无奈,明明智商很高,但情商简直…连小孩都不如。

利威尔听了埃尔文的话,陷入沉思…自己还想真的没有告诉过艾伦我喜欢他,只是单纯宠着他。

埃尔文喝着茶水,静静的看着好友。

“…我知道了。时候不早了,茶也喝完了,你也可以走了。”利威尔毫不犹豫的下了逐客令。

埃尔文看着迅速变脸的好友,忍住想一口茶喷在他脸上的冲动。告辞后,离开了利威尔家。心中还不忘诽谤,明明之前还有有求于我的样子,结果变脸那么快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“管家,”利威尔在埃尔文走后,一个人喝完了手中的茶水,叫来管家,“艾伦回来了吗?”

“大人,艾伦少爷还没回来,你要先用餐吗?”一个身穿黑色和服的老人进门,恭敬的对利威尔说。

“不用了,你先退下,艾伦回来了立马通知我。”利威尔听到艾伦还没回来皱了皱眉,让管家退下了。而后继续完成上午还没有完成的文案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“艾伦,艾伦…艾伦你醒醒。”阿明推着趴在桌上的少年,希望他清醒一下,可是并没有用。

“为什么…为…什么?”最久的少年嘴里还嘟嚷着,神情有些低落。

“阿明,我们一起送艾伦回去吧。”三笠看着喝醉的艾伦,迅速做出决定。

“好,我先去付钱,三笠你先扶着艾伦出去。”阿明明显十分赞同这个决定。

“…为,为…什么?要亲…我…”艾伦摊在三笠背上,三笠听到艾伦嘴里嚷嚷的,目光闪了闪。

“走吧。”阿明说,在后面扶着艾伦的背,以免艾伦滑下来。

“谢谢,三笠小姐,阿明少爷送艾伦少爷回来。稍等,我去请利威尔大人出来。”管家恭敬的对三笠,阿明说完就退下叫利
威尔去了,并吩咐了下人去准备茶水和艾伦的醒酒茶。

“艾伦…”利威尔看到喝醉的艾伦皱了皱眉,把坐在椅子上的艾伦抱在了怀里,“谢谢你们送艾伦回来,现在天色晚了,待会管家送你们回家。”利威尔抱着艾伦向三笠,阿明道谢。

“对艾伦好点,不然…我会把艾伦带走的。”三笠在走之前看着利威尔深海一般的眼睛认真的说。

利威尔听了,皱着眉说“没有那一天的。”

三笠最后看了利威尔一眼,出了门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“打一桶水到我房里。”利威尔吩咐后,喝了一口醒酒茶含在嘴里,对嘴喂给艾伦,抱着艾伦快步回房。

“为…为什么…为什么要…亲,我…为什么?”艾伦看着抱着自己的人,神情恍惚不由的问。

利威尔听了眼光闪了闪,加快了步伐。

利威尔把艾伦满是酒味的和服脱下,温柔的把艾伦放在温水中。

“嗯…利威尔桑!”艾伦被水雾熏着,清醒了一点的艾伦,看着正在帮自己洗澡的人,十分惊讶。

“…艾伦,”利威尔哑着嗓子,看着被水雾熏的粉嫩少年,眼神暗了几分,低头亲了上去。

“嗯…嗯放,放开…”艾伦在水中挣扎着,推开了压在他身子上的人。

“艾伦…”利威尔看着艾伦悲伤的表情,想说什么却没说出来,又欺身吻了上去。

“嗯,放…放,开,嗯…”艾伦挣扎的更激烈了。

“艾伦,不要反抗。”利威尔哑着嗓子,温柔的安抚着艾伦。舌头在艾伦的嘴里探索着。

艾伦也没有在挣扎,“嗯…嗯哈…”

“哈…哈哈…”艾伦大口的呼吸,眼神涣散,水绿色的眼睛蒙上了一层水雾,煞是诱人。

“艾伦,我喜欢你。”利威尔认真的对着水中神智还有些涣散的少年说。

“…喜欢我。”艾伦听了疑惑的又说了一遍。

“没错,我喜欢你,艾伦。”利威尔又说了一遍,看着少年的脸‘轰’的一下变得通红。

“我,我…”艾伦的变得通红,结巴的说“也…喜,喜欢,利威尔桑。”

“嗯,我知道。”利威尔捞起水中的艾伦,迅速擦干艾伦身上的水。

看着怀中的艾伦闭着眼睛,睫毛还在颤抖,十分可爱,忍不住亲了一下,这下抖的更厉害了。

利威尔把艾伦放在床上,欺身吻了上去,舌头与艾伦的舌头共舞。

“嗯…嗯哈…哈嗯…”艾伦忍不住呻吟,身体颤抖着。

“…可以吗,艾伦?”利威尔的声音里充满情欲。

艾伦看着利威尔眼中隐忍的情欲,轻轻的点了点头。

“嗯…啊,嗯…哈…嗯。”利威尔的手在艾伦身上游走。
…………

利威尔把再次洗完澡后的艾伦抱在怀里,亲了亲艾伦的额头,“晚安,艾伦。”

——END——

【利艾】哭着笑

“…艾伦,”韩吉心疼的看着少年,少年以往阳光的笑容没有了,只是满脸泪痕,呆滞的看着前方。“利威尔,以前给了我一封信,现在…可以给你了。”

“…嗯。”少年听到‘利威尔’三个字眼睛闪了,这才有了一点神采。  

韩吉信封递给了少年。

少年机械式的抬手,接过韩吉手中的信封,在看到信封上熟悉的字体,眼泪瞬间落下。好几滴眼泪滴在信封上,少年急急忙忙的用手小心的擦去,生怕弄坏了。

“…利威尔桑…”少年用自己颤抖的手,慢慢打开信封。

‘叮’打开信封的瞬间,听到有什么掉在了地上,可少年并没有去管,因为他的精力全部集中在信上,看到那熟悉的字,眼泪流的更凶了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好好活着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…我爱你,艾伦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我爱你…嫁给我好吗?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利威尔·阿克曼

少年也就是艾伦,看到那三个字开心的笑了,可是泪水还是不断往下流,“利威尔桑…”

“艾伦,给。”韩吉捡起了掉在地上的戒指。

艾伦抬头结果韩吉手中的东西。

“谢谢…韩吉,谢谢你!”艾伦急忙接过,看到是戒指微笑着把戒指戴在了无名指上,轻轻的吻上了戒指上的那颗蓝石,“我愿意…可是…”轻轻的喃语,不知道后半句说了些什么,泪水还是止不住的流。

艾伦用手胡乱的抹去脸上的泪水,睁睁的看着那颗宝石,他还记得第一次看到谢了宝石的时候,那是他和利威尔去旅游的时候偶然遇到的,他那时候还惊讶了好久,因为这颗蓝宝石像极了利威尔的眼瞳,深邃,静谧。他当时和利威尔嚷嚷了好久要买,结果利威尔问“我的眼睛好看还是,宝石好看?”艾伦立马回答是利威尔的,利威尔听了笑着看着艾伦,艾伦这是才反应过来,羞红了脸。后来他还被利威尔里里外外吃了干净。想到这艾伦笑着看着手指上的戒指…

韩吉看着艾艾伦哭着笑,心中十分心酸。艾伦似乎又瘦了…没有利威尔在的时候那么健康了。

“早些回去吧…这里就给我吧,也快差不错了。”韩吉心疼的看着艾伦憔悴的脸,劝着他。

“…好。”

艾伦回到家,看着他和利威尔的家,潸然泪下。手抚上了那枚戒指。“利威尔桑,我们到家了…”

屋子里空无一人,只有艾伦站在门口,客厅墙上是少年和利威尔的合照。

—END—

【利艾】笑着哭

是夜,窗外十分寂静,可是床上的人却并未睡着。男人睁着眼睛却没有焦距。

“沙沙。”男人习惯性的翻身,手搭在旁边,可是旁边有被子和枕头,却空无一人。但是从男人的姿势便知,他的旁边曾有一个人。

他躺在床的一边,旁边空着,手无意识的抚摸着被子,好像被子下面正躺着一个人,轻轻的,怕吵醒他。“…艾伦…”,男人也就是利威尔喃喃一声,眼神这才有了一点神采。

利威尔从床上起来,径直走向书房,拿了一本相册,又折回卧室,手轻轻的抚摸着相册,就像是在抚摸自己心爱的人。

利威尔翻来了其中一页,照片上那个一个男孩开心的笑着,栗色的头发,碧绿的眼瞳,在阳光在阳光照耀下头发更显柔软,眸更显清澈,利威尔则站在一旁满目柔光的看着少年…

利威尔翻过一页又一页,照片上全是少年的喜怒哀怨,照片上的少年开心的笑了,利威尔会笑一笑,少年哭了,利威尔会皱着眉,用手去触碰少年的眼,可是并不能真正触碰到…看到最后一张照片,是少年开心的向拍照的那个人告别,拍照的人依然是利威尔,利威尔的手抚上照片墙那阳光少年的眉眼,眼中闪过一丝悲伤。“…艾伦…”利威尔的手反复的在照片上抚摸。

利威尔合上了相册,把相册发在旁边,看着相册笑了笑,只是他不知道有两行清泪在他笑的时候流下,没入枕头。

是夜,月光爬进卧室,床上的人或许睡了,手搭在旁边,却空无一人,只有一本陈旧的相册。
-END-